1. 分享

        中国女海盗王,登上《加勒比海盗》,让大清头疼竟然还能善终

        2022-06-20  浩然文史   |  转藏
           

        清 佚名 《靖海全图》局部 描绘了清廷剿灭华南海盗的过程

        自人类从海洋走上陆地,人们在陆地上安居乐业的同时,其原始的冲动也让人们对海洋始终保持着向往。自古以来,向海讨生者不乏其人,海盗却是这群讨生者中的特殊群体。于海上为盗者,向来被置于正义的对立面,但是部分海盗的传奇性与神秘色彩,又让人们忍不住窥视海盗的故事。在中国历史上,就存在着这么一位曾经驾驭群雄,叱咤海面的女海盗王——郑一嫂,不仅她的前半生令人惊叹,其结局也极赋传奇色彩。

        一、华南海盗的崛起

        郑一嫂的形象曾经被美国电影《加勒比海盗》搬上荧幕。在《加勒比海盗》中曾经出现过九大海盗王,其中有一位被称为“清夫人”的女海盗王,其原型就是清末叱咤南洋的郑一嫂。尽管是海盗群体,也很顾忌男女尊卑名分,那么郑一嫂又是凭借什么,成为就连官府都闻风丧胆的海盗军队统领的?

        《加勒比海盗》中的清夫人

        郑一嫂所统领的海盗军队主要活动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两广和南海海域,在郑一嫂之前,华南海域就一直存在着海盗问题。华南海域之所以能够成为海盗生长的温床,与当地的经济系统与生态系统脱不了干系。清中后期的华南成为了当时整个清朝疆域内人口最为稠密的几个地区之一,大量的外来人口涌入,导致当地的“土客冲突”和“人地矛盾”较为尖锐,没有分到土地或者失去土地的民众遂向海转移,向海讨生,甚至是与更古老的疍民融合,完全居住在了船上。但尽管如此,当时的华南地区亦存在大量的闲散人群,成为整个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疍民

        而华南海域曲折的海岸线和众多的岛屿,既为航海贸易打开了方便之门,也为海盗的滋生提供了便利的环境。曲折的海岸线和岛屿为海盗提供了容身之所,而借此发展起来的航海贸易也十分发达,当时的广州与日本、东南亚和欧洲等地区皆有来往,繁荣的贸易线上大大小小的商船络绎不绝,既让来往的商人赚得盆满钵满,也成为了滋生海盗的巨大诱因。

        在郑一嫂统领华南海域之前,华南地区的海盗就一直都是困扰清廷的问题之一,但是彼时的海盗并没有成气候,多是小股海盗流窜,而同一股海盗的持续时间也不会很长,“盗”与“民”之间的界限十分模糊,并未出现大规模的职业海盗。但是很快,越南国内的一次动乱,彻底改变了华南地区的这种局面。

        西方画报中的中国海盗船

        1771年,越南国内爆发了著名的“西山叛乱”,越南百姓阮文岳、阮文侣、阮文惠三人发动西山起义,起义军一路势如破竹,攻城略地,顺势推翻了当时统治越南南部的广南国。随后,阮氏兄弟将目光投向了当时统治越南北方的黎朝,企图一统越南。在越南西山叛乱的过程中,阮氏兄弟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不断招徕活跃于南海海域的中国海盗,在高官厚禄的诱惑下,包括陈添保、梁文庚、樊文才、郑七等在内的海盗,纷纷归于阮氏兄弟麾下,也就是在西山叛乱的过程中,华南海盗完成了规模化、职业化的过程。

        西山起义三兄弟

        尽管越南的西山叛乱最后以失败告终,但是西山叛乱却使华南的小规模海盗成为了成规模的海盗军队,这些海盗军队见越南无仗可打,便纷纷回到华南,成了清廷的肘腋之患。这些海盗回到华南海域时,彼此之间互相仇视,杀伐不断,但他们也逐渐意识到,他们最佳的生存策略应当是合作,而非恶性竞争,因此在1805年,当时主要的7位海盗首领签了一份合约,组成了一支松散的海盗联盟。

        其中有一个绰号叫“郑一”的海盗,他原名叫郑文显,来自海盗世家。郑家最早的海盗可追溯到17世纪的郑建(传说郑家还与郑成功有关系),自郑建之后,海盗这个职业便成为了郑家男性的首选,之前提到过的海盗首领郑七,亦与郑一有亲属关系。在郑一早年时,娶了广东的一个娼妓石香姑为妻,但是渐渐的,石香姑这个名字被人所遗忘,人们记住的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郑一嫂。

        大英博物馆藏《战斗中的郑一嫂》

        二、女海盗王的风采

        来自海盗世家的郑一,很快就在华南海域打下了自己的江山,在1805年7位海盗王联盟之后,郑一掌握着联盟中规模最大的海盗军队——红旗。但是郑一的时代很快就随着他的突然去世而拉下帷幕,郑一人虽然死了,但他一手创建的海盗集团却并没有随之土崩瓦解,他的遗孀石香姑扛过了郑一的大旗,成为了红旗的首领,被人尊称为“龙嫂”。

        郑一嫂接管红旗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起初她凭借郑一遗孀的身份,得到了郑一众多养子的支持,同时平息了红旗内部的派系纷争,消除了红旗内部的离心倾向。但在男女尊卑的时代,郑一嫂为了长久计,还是决定在集团内部选择一个能够辅助她统领红旗的男性。最终,郑一嫂将目光投向了郑一养子中最出色的一个——张保。

        张保像

        张保本是渔家儿,15岁被俘到海盗船上,成了郑一的养子(这爷俩甚至还可能有同性恋关系),张保在郑一生前还被封为“大元帅”。在郑一死后,表现出色的张保被郑一嫂选为自己权力的分享者,两人结为夫妻,共同执掌红旗海盗集团,彻底堵住了那些质疑郑一嫂女性身份的闲言碎语。

        在夫妻俩的共同统治下,华南海盗严重威胁到了华南的安定,他们不仅劫掠来往的贸易船只,有时甚至还舍舟上陆打家劫舍,抢掠村庄。1804年,清廷再也坐不住了,在这一年的年底,嘉庆皇帝任命经验老道的满洲官员那彦成赴广东剿灭日益严重的海盗。

        雄心壮志的那彦成来到广东之后,才意识到局面有多么棘手,广东海防力量长期废弛,装备落后,隶属不一,人力财力不足,他连一支像样的水师都凑不齐,堂堂清廷水师竟被海盗打得龟缩不出,那彦成只得硬着头皮开始了剿盗之旅。他首先便是上奏要求加造可以出海的帆船,组建出一支更强有力的水师,其次就是在地方上编制保甲、训练民兵以及坚壁清野,企图断绝海盗的物资补给线。

        清廷训练水师

        清廷水师力量不足,那彦成能做的最大努力便是等待和防御。但海盗的猖獗让嘉庆皇帝不断催促那彦成率军出战,终于在1805年,那彦成决定领兵出海寻找海盗一战,但是此次出战却只剿灭了大约800多名海盗,这对于庞大的海盗集团来说,只是冰山一角。见剿盗无望,那彦成树起了“招抚”大旗,这招初有成效,但招致嘉庆帝的不满,最终那彦成因为违抗皇命擅自招抚海盗,而被革职查办。

        那彦成被革职查办了,但清廷与海盗的斗争依然存在。1808年,浙江提督李长庚在与海盗的战斗中壮烈而死,震惊了整个华南官场。尽管没有人承认,但是所有人都意识到,郑一嫂和张保已经完全统治了华南这片海域。就在李长庚战死后不久,以郑一嫂为首的海盗集团驶进珠江,侵犯内陆,官府虽然组织过水师抵抗,但都不敌庞大的海盗集团。

        海盗与清军激战

        三、最后的结局

        海盗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每当落日消失在海平面之时,海盗或许也会担忧自己的“前景”。1809年,对于郑一嫂和张保而言,他们更担忧的并不是软弱的清廷水师,而是海盗联盟的内部矛盾与隔阂越来越大。在粉碎了清廷水师的最大围剿之后,海盗联盟也开始出现裂缝,比如当时的黑旗首领郭婆带其实对张保抱有深深的妒意,在见自己无法撼动张保的位置之后,郭婆带遂心生投降之计。在之后的一次战斗中,郭婆带对张保见死不救,这直接导致张保率领红旗海盗对黑旗海盗进行清算,两旗的战斗给了郭婆带投降的最好借口。1810年,华南海盗赫赫有名的黑旗首领郭婆带向官府纳款投诚。

        《点石斋画报》里的郭婆带

        清廷授予郭婆带把总的职务,让他率军继续剿灭华南海盗。在郭婆带的影响下,华南海盗相继投降,就连直接受张保控制的红旗海盗都有人偷偷纳款,一时间,投降的海盗数量就达到了9000人。郭婆带的投降与海盗集团的动摇直接影响到张保与郑一嫂,两人也开始与官府交涉,但起初双方的隔阂使得谈判几近破裂,就在双方又将兵戈相向之时,胆识过人的郑一嫂只带了一个由妇女儿童组成的代表团赴广东谈判,在她的斡旋之下,投降协商最终胜利达成。

        《靖海全图》中的“香山纳款”,描绘了张保投降的场景

        1810年4月20日,郑一嫂率领的红旗大帮17318名海盗,226艘帆船向清廷投降纳款,长期为祸一方的华南海盗就这样以一种和平的方式退出了历史舞台。郑一嫂和张保投降之后,正式结成夫妻,张保和郭婆带一样,成为了清廷剿灭剩下海盗的马前卒。之后,张保步步高升,先是被调往福建任民安镇参将,随后被派往海疆重镇澎湖任职,下辖两营兵丁。张保这样一个海盗首领,竟然能够做到这样的高官,这引起了当时任江南盐法道林则徐的不安,他向皇帝抱怨不应该让张保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但是林则徐的担心在两年后明显显得多余了,1822年,张保死于澎湖任上,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

        张保死后,郑一嫂再度守寡,并携自己11岁的儿子回到广东。她对自己的儿子抱有极大的期望,希望他继承张保的衣钵,但遗憾的是,她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在27岁时因为赌博被捕,最终死在了狱中。

        爱折腾的郑一嫂一直活到了1844年,终年69岁,在她65岁那年,控告朝廷命官伍耀南,说他侵占了张保30年前拿来购买地产的2.8万两银子,这件案子兜兜转转来到林则徐手上,其结果可想而知,林则徐以郑一嫂证据不足为由,驳回了她的指控。据说晚年声名狼藉的郑一嫂还经营了一家赌场,但昔日叱咤南洋的她,终究还是走向了没落。

        文史君说

        华南海盗的兴起既是因为华南地区独特的生态系统和经济系统,也有越南“西山叛乱”的影响。郑一嫂在其夫郑一死后,凭借胆识与谋略控制住了当时整个海盗联盟。华南海盗在最强盛时,就连强大如清朝也不能奈之何,但是海盗集团内部的松散结构与局限性,也导致华南海盗在极盛的同时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最后像郑一嫂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海盗,却能善始善终,这无疑也是其传奇色彩的一个表现。

        参考文献:

        (美)穆黛安著,刘平译:《华南海盗——1790-1810》》,商务印书馆,2019年。

        (作者:浩然文史·景苏)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天天手机免费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