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深度宫位 | 都是凶宫惹的祸?这些“暗”示,才是你走向光明的捷径!

        2022-06-17  新月文化


        【引言】

        “凶宫”,古典占星里让人“谈虎色变”的名字。

        在星盘中,2、6、8、12,这几个宫位因为与上升星座无法产生托勒密相位,而被古典学者定义为:

        “凶宫”,或“暗宫”。

        通过这两个名字,可以直观的感受到负面意涵:落入凶宫的行星往往被认为受困或无力。而在著名占星师沃德·布莱特看来,凶宫竟是一份自我疗愈的地图,并带给了我们获得更深层体验与智慧的可能。

        你有星体落在“凶宫”里吗?

        “凶宫”之下,到底藏着怎样的翻转密码?

        让我们跟随沃德·布莱特,一起揭开“凶宫”的神秘面纱,探寻它所赠予我们的善意和礼物……

        “亲爱的勃鲁托斯,那错处并不在我们的星辰命运,而在我们自己……”

        ——莎士比亚《裘力斯·凯撒》,第一幕,第二场

        有一位我们每月都会见面的客户,在上次的交谈中,他分享给了我上面这句话。

        在他的星盘中,有很多行星落在了“不好”的宫位,也就是所谓“凶宫”里,十分“对应”他人生早期的悲惨境遇。

        当我们遭遇一些不受控制的、突如其来的“不幸”时,委屈和愤怒无处宣泄,时常会选择责怪命运的不公。

        所以,他也一直是那种最容易将自身命运归咎给“邪恶星星”的人。

        可正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在与我这个使用传统技法的占星师的对话中,共感到了莎翁这句名言的真意。

        而他讲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共同感受到的,并非是一种宿命式的绝望,而是一种鲜活不竭的灵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简言之,这起因于我们以占星为工具,重新复盘他生活中反复出现的“模式”,并尝试寻找能带他走出受困模式的新的可能。

        我当然同意过去的事情已然过去,任何人都无法扭转乾坤,但是这些经历是那么的有价值,它就像盗窃现场留下的证据一样,帮助我们抓住“真凶”。

        虽然“凶宫”的配置“预示”了案主早期的生命创伤,但我们都希望他能从这些配置所带来的“自伤式”的行为模式中解脱出来。

        在我们的对话中,有一部分是诊断(识别出那些对他无益的模式或习惯),一部分是策略(寻找支持他所渴望生活的新的模式和习惯),还有一部分只是单纯的“见证”——

         他以信任分享出他的故事,而我和他同在;我们一起携带着这些故事,并用他的星图作为我们对话的向导。

        章节最初,莎士比亚的这句话是在他讲述了一个富有启示性的梦境之后突然想到的,那个梦境的清晰程度令他震惊。

        梦中重演了他的生命情境和他因此形成的反应模式。用个有些“矛盾”的比喻,他在这梦境中,却反被“唤醒”了。

        他发现自己“醒来”后处在了全新的状态之中,而在这里,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早期的逆境。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样,他发现这些不够快乐的过往是不可改变的,那些经历永远形塑了他的生活,但他也看到这些境遇从根本上来说并不是真正的他自己——或者至少,“为过去打抱不平”并不是他想解决的问题的核心。

        在这个过程中,过往那些可能并非由他自主,或原本令他不愿的生命缺憾,开始能被他崭新的意识掌握和引导。

        如此,它们就变得可控了。

        他开始有能力和自己合作,而不是继续与命运抗衡。

        所以我想,将这些不好的经历带到我们生活中的“凶宫”,除了被指责和厌恶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利用价值。

        在惹下诸多祸端之后,它们也许可以“戴罪立功”

        我将在这一系列的文章中,专门探讨我是怎样利用凶宫的配置作为基本的诊断工具,从而为人们创造出了疗愈性的空间

        不过,虽然我使用这些占星技法来做诊断,但并不依靠它们来做治疗,因为后者并非占星学原本的题中之意。

        我所做的,是把我所积累的处理“凶宫”议题的第一手经验,与我从不同的文学家和思想家那里获得的精神及哲学见解结合起来。这些文学家和思想家大多来自东方,他们从不同角度与我谈论了“凶宫”所描述的主题。

        无论是我的咨询实践证明,还是我所翻译的传统文献,都对那些已对自身议题十分熟识,或有很强应对能力的人很有帮助。

        而我接下来想分享的,便是我从这个实践过程中探索出的理论和框架。

        能带来自我修复的“见证”

        在古典占星中,“凶宫”之所以被判定为“凶”,主要原因是它们与上升星座并未产生托勒密相位(合相、六分、四分、三分或对分相位)。

        也就是说,这些宫位与上升星座代表的自我“不常见面”,没有足够深入的链接。

        根据希腊化时期的相位理论,如果行星落入这些宫位,它们便会陷入困境,因为它们不能“注视”或“见证”上升星座,因此无法支持案主的生活

        但即使这些受困行星无法“看见”我们的上升星座,其中仍存在着疗愈的契机,因为我们是有机会在此获得来自“他人”的助力的。

        这种情况在双人关系盘中尤为突出,比如你有一颗行星落在了“凶宫”里,而这时在你朋友的星盘中拥有着能够“看到”你受困行星和上升星座的行星;又或者是他能借助某些方法,不管是传统疗法、整体疗法、催眠或占星术,来帮助你自己连接自己被失落的部分。

        在后面的情形中,比较理想的情况是,与你一起工作的人不仅能通过他们的专业背景来帮你建构连接,而且也能通过他们与你的比对盘为你提供助力,无论你们彼此是否知晓。

        上世纪所发展和流行起来的诸多治疗流派,都有一个共通的要义:见证(或觉照)

        虽然面对创伤,我们的意识最容易做出的自保方式,是去否认或推开那些已然发生的现实,但矛盾之处却在于,只有真正与所发生的事实同在,我们才有能力解构那些,在内心深处围绕它们所建构起的理解。

        而在这个过程中,带着同情心去见证,去觉照,是至关重要的,无论那是你自己星盘中的星星,还是别人的星星。

        所以,如果你星盘中有行星被“藏”在暗宫里,请你一定要转换角度看到它,同它站在一起去面对那些苦难和不幸,这才是化解“凶”相的第一步。

        从“噩运”到“内在解脱”

        我在尝试处理“凶宫”议题的过程中发现的第一条线索,是印度占星师定义这些宫位的方式,它们被称为莫克莎,意为从业力轮转中获得精神解脱。

        印度占星师并未像西方所做的那样,沉浸甚至迷失在对这些宫位复杂含义的探究里,而是赋予其更为灵性的宿命感。

        对他们来说,“凶宫”正是为人类灵魂提供最深刻体验的居所,那种体验便是精神的启蒙。

        这个想法最好的一点是,你并不需要有怎样的灵性或哲思倾向,也能发现它的作用。

        所以即使是那些对灵性层面有所质疑的客户,也会发现这个想法很有启发性,而且是毫不费力的。

        凶宫之所以能够带来一种自我解放,正是因为在那里,我们找不到任何能够“支持案主生活”的事件,甚至可以说,大部分情况下,凶宫带来的是一种无法反抗的破坏。

        损失、痛苦、奴役、疾病、死亡——所有这些经历都可能会让这颗尘世的灵魂陷入混乱,而这种混乱可能是任何人类在理性层面都无法缓解的。

         

        每一个凶宫都以它自己的方式,准备好了来让你的生活脱离轨道,进入一种身处“自己之外”的体验

        换句话说,你进入了一个所知非所是的世界。

        在这个新的世界里,你过往认为“所知”的东西都不再适用,人们没办法通过科学知识去治愈所有疾病,没办法抵抗自然灾害,也没办法去改善族群的贫穷与无知。

        而在这个你不再知道自己是谁的边缘空间里,何谓“真实”和“道理”,开始受到质疑。

        这是“毁灭”的过程,却也是“创造”的开始。

        因为,如果你并非你以为的那个人,那么你是谁?如果这个世界也并非全然由“理论”支撑的世界,那么你该如何生活?

        这个问题之中必然埋藏着恐惧,但其中也潜藏着另外的东西,那就是新的可能。

        每当我以上述方式解读他们的人生经历时,每一位有着较强凶宫配置的客户,无一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从中找到了安慰。这就是“凶宫”的魔力,它带你领略黑暗,你才能辨识其他色彩,甚至激发你的绘画天赋,去支配色彩、调和色彩。

        事实上,这些状态很难以文字来描述,因为它们无法被头脑“知晓”,而只能被经历和体验所“理解”。

        但是,如果你曾去过那个地方,你就会认出它来。

        而也许,你也会有一天帮助他人去识别出这种境遇,那就像是,抛给了对方一份救生索。

        我的客户在他的梦境中,再度体验了童年时创伤际遇的加强版。

        而不同的是,这一次,借由梦境,他在那里“见证”了它的发生。

        他用了那个词,“见证”,仿佛他和当时的自己站在一起。

        这无比鲜活的内在经历,为他带来了深层的转变——他的环境没有变,但他变了。

        在儿时,他无法从任何人身上获取同情,但现在,他可以自己带给自己。

        “那是巨大的”,我的客户说,“如此宽宏”。

        那个存在,那个神奇的存在。我们在那里,和自己呆在一起,而不是和其他东西一起逃离!

        从此,过往的创伤不再是他拼命想从头脑中抹去的东西,因为它们现在可以被“注视”了。

        在这种注视中,在这种见证中,

        过往的经历得以被拥抱,

        得以真正被爱。

        欢迎回到位于暗处的家,在这里我们学会了自己点灯

        注:在下期中,我们将介绍每一个凶宫,并探讨在其中,我们可以获得怎样更深层的智慧与生命理解。

        编译来源:《大山占星师》杂志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天天手机免费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