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皇上这个冤大头

        2022-05-26  奥卡姆剃历史   |  转藏
           


        摘要

        弘治解不开这个结,哪个皇帝也解不开,即使号称明君的,也不能避免被官僚集团糊弄,最后就是土崩瓦解,再重新来一遍。

        只要是皇上,莫非如此。

        因为皇上真的是孤家寡人!

        皇上自称“孤家寡人”,标榜的是自己“天下一人”的身份,端坐于权力链的顶端。

        但他毕竟也仅仅是一人,不可能把天下权力抓于一人之手,天下之事浩繁,事事都管,几天就得累死。

        始皇帝给自己规定一天要批奏折60公斤(竹简),很勤奋了,结果自己很快累死了,大秦帝国也亡了。

        要么把权力逐级下移,利用官僚集团来减轻自己的工作压力;要么自己累死。这是皇权专制的两个选择。

        谁都不愿累死,但问题是,你给了官僚集团权力,他们就可能会用这权力来做一些使自己获益而损害国家(皇家)的事情,把皇上蒙在鼓里,当皇上是个冤大头。

        咱们暂时先把皇上看成是国家的代理人,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嘛。

        崇祯临死时,他只是怨恨“诸臣误我”,也就是说他知道自己是个冤大头,但没办法。

        皇上也不是傻子,都不想被手下当冤大头哄着玩儿,于是就得监督这些官僚集团,比如派监察御史什么的下去巡察,但人的劣根性在权力的加持下,最容易爆发出来,这些监察者最大的可能就是和被监察者勾结起来,一起糊弄皇上。

        一来二去,皇上谁也不信了,只能信任自己身边的人了。

        身边的人最适合的是谁?只能是宦官。

        在皇上的逻辑里,宦官是家奴,只听自己的,而且他们无儿无女无家,便无私利,这样的人,最适合代表皇上出去了。

        逻辑是这么个逻辑,但皇上忽略了一点,宦官虽然身体上少了点东西,但也还是人,人的本性是不变的。

        而且,他们身体的残缺造就了心理的扭曲,一旦掌握了权力,可能为祸更深。

        但皇上只能选择相信宦官,这是他最后的底牌。

        这种现象,在明朝时最为明显。

        成化皇帝曾命大太监钱能镇守云南,钱能成了名符其实的云南王,横征暴敛,甚至强夺民财,弄得民怨极大。

        但无人能奈何得了他,因为他只受皇帝一人领导。

        当地的官员更不敢得罪他,他能直达天听,跟皇帝说你几句坏话,你就算干到头了。

        那就没人治得了这种人吗?不是还有御史巡察什么的吗?

        御史巡察早和钱能勾结一起了,甚至还在皇上面前不停地表扬钱能。

        钱能是皇上派出去的,表扬钱能就是表扬皇上嘛。这个道理若还不懂,这个官儿也算白当了。

        钱以在云南境内无论怎么胡折腾都没事,但他越来越胆大,竟把主意打到了交趾国,也就是越南,想和越南做强买强卖的生意。

        这属于外交问题了,这在任何朝代都是危险的。

        皇上只好作作样子,派出右都御史王恕去云南调查。

        钱能立刻发动自己在皇帝身边的宦官哥们替自己解围,很简单,皇帝马上召回了王恕,钱能之围立解。

        钱能不仅没事,反而还在继续走运,过了些日子回到北京,跟皇帝作了汇报,然后就去南宁作守备了,守备是啥?掌握军权的啊,南京守备,就相当于南京军区司令。

        南京是明王朝的留都,是大城市,比云南既富且贵,钱能乐呵呵上任了。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钱能搜刮民财也好,克扣公家也好,这都是在动摇皇帝的统治根基,一个钱能祸祸云南,全国不知道有多少钱能在各地祸祸,早晚祸祸出点事来是必然的。

        但钱能就这么干了,皇帝也还是信任他,就好比农奴天天偷吃主人的鸡啊鱼啊,把主人的田地都偷卖了,主人还给他长工资加奖金。

        这样的主人,不是冤大头是什么?

        但皇上也没办法,这是底牌了,再没牌可出了。

        或者你说可以严管吏治了,杀几个就都踏实了,谁还敢糊弄皇上?

        这事儿也不是没做过。明朝的开国皇上朱元璋,人没少杀吧?又是苦口婆心的劝说官员以天下为己任,又是“剥皮实草”立在那吓唬官员。

        但结果怎么样呢?

        朱元璋从一个穷苦农民而建立一个王朝,深知官吏之害,于是建立特务网,监督官员,努力维持着吏治从严的概率和力度,不断地发现,不断地处罚,不断地屠杀,但这局棋怎么下不完,总有和他对奕棋的人出现,朱元璋说,“我想清除贪官污吏,奈何早上杀了晚上又有犯的,今后犯赃的,不分轻重一概杀了算了。”

        朱元璋这么说,绝不是他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更像是一种绝望和焦躁。

        朱元璋都这样,他的子孙,也只有当冤大头的份了。

        1504年6月,弘治皇上召见兵部尚书刘大夏

        弘治皇上17岁登基,这一年已经34岁了,也就是已经当了17年皇帝。

        当初弘治任命刘大夏为兵部尚书时,刘以年老多病推辞了好几回,实在没办法了,对皇上说了实话:“现在啊,天下到了民穷财尽的地步,一旦有事,兵部就得出动啊,我估计自己的能力担不起这么重的担子啊。”

        弘治当时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先干着再说。

        这次弘治把他找来,就是想再探讨一番。

        弘治问他:“你当初说天下民穷财尽,可是自开国以来,征敛有常,怎么到了这种地步呢?”

        刘大夏说,“问题就在于征敛无常啊,总有法定征赋之外的,比如广西每年取木材,广东每年取香药,都是数以万计的银子,这类小事如此,其他的可想而知了。”

        弘治又问军队的状况,刘说,“和老百姓一样穷。”

        皇上搞不懂了,军队有固定饷银,出征时还发补贴,怎么会穷呢?

        刘说,将领们克扣军饷能超过一半,能不穷吗?

        弘治说,我当皇帝17年了,竟不知道天下如此啊。

        弘治就这样当了17年冤大头,但是,又能怎么样呢?弘治在明朝皇帝中还算是一个明白事理的皇帝,他听了刘大夏的话,决心治理,但事实证明,依旧一塌糊涂。

        弘治解不开这个结,哪个皇帝也解不开,即使号称明君的,也不能避免被官僚集团糊弄,最后就是土崩瓦解,再重新来一遍。

        只要是皇上,莫非如此。

        因为皇上真的是孤家寡人!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天天手机免费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