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远方】黑龙江《高高的烟筒山弯弯的嘟噜河之三十二 逃离》作者:王立坚 主播:曲萍

        2022-01-31  远方诗歌文化

        20

        22

        作者:王立坚

        主播:曲萍

        编辑:小鹿

        高高的烟筒山

        弯弯的嘟噜河

        之三十二

             逃离

        连队发生太多的事,不管是好事坏事,日子还是要一天天的过下去,每个人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都要忍受岁月无情的惩罚,心灵经历着考验,意志承受着锤炼。

        我依旧放牧小马群,朝出暮归,但工作态度和心情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每天骑在马上总是恍恍惚惚,连美丽的草原在眼里都大打折扣,小马群没有忧愁,也不懂我心中的忧愁,照常欢蹦乱跳戏嬉打闹,一会吃草一会奔跑,我也不像从前骑着马紧跟马群在一起形影不离,而是呆呆的站在秋阳下,看着烟筒山开始胡思乱想,想和阿慧初恋的甜蜜,想和她赛马时的兴奋狂放,想和她登上烟筒山热烈的初吻,想送她上大学走时难舍难离的情景,想到扎心扎肺,强行转念去想阿来的神秘失踪,想赵林晓悲惨的死去,又是扎心扎肺,再去想连队送走六个人上大学的过程,更是扎心扎肺,唯一能让我高兴一下的是小马群日渐壮大起来,参与繁殖的客马多了好几匹,这些成绩以不那么重要了,因为我已放弃了上大学的念头。突然我想起了小马群,举目四处瞭望,只看见天边成群结队的大雁,南飞远去的背影,小马群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慌了神策马急驰,寻找小马群,因为没看到小马群的去向,无法判定方位,就东一头西一头乱跑,马和人都累出了一身汗,还是没有发现小马群,心想回马厩看看,没准小马群回家了呢?于是调转马头一抖繮绳,飞快的跑回来,下马一看小马群没回来,顿时傻了,不敢怠慢立刻报告了马车班班长高学寺,没想到高班长非但不急,反而笑着对我说:“别急,不用担心,马群丢不了,地里庄稼也收完了,不怕马祸害,就怕碰上孤狼,小马驹有危险,你歇一会,让阮建荣去把马群找回来。”阮建荣从我手里接过鞭子,翻身上马跑远了,我的心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阮建荣是北京知青,刚调进马车班不久,我俩关系很好,因为刚来连队时,我俩被借调到萝北石灰窑,干了一年多烧石灰的工作,我还领他去哈尔滨玩了一次,我妈把家里一个月的肉票都买了猪肉,让我俩解了好几天天馋,这件事他总是挂记在心里念念不忘。阮建荣人长的很有特点,个头是全连第一高度,慈眉善目眼睛瞇成一条缝,脸上挂着笑容,他最大的缺点是没有屁股,两条大长腿直接长在腰上,他人特实在心眼好使,工作认真肯干,也非常爱骑马,后来我调走了,他接了我的班,当了第二任马官。

        小马群找回来了,果然被高班长言中,一匹小马驹被狐狼咬伤了,连队兽医治不了,让直接送团兽医院,连队派了车,我也跟去照顾小马驹,经过抢救小马驹保住了,晚上陪在小马驹身边,想了很多,这是第一次因为我精神溜号,酿成的事故,每天在那个触景生情的环境里工作,难免会发生第二次,第三次事故,越想越怕,决定想办法调到其它连队。因祸得福,第二天碰上了,参加讲用团时认识的团生产股股长李英泰,把我想调换连队的想法跟他说了,没想到他爽快的一口答应了说:“去二十六连吧,良种马繁殖基地,你去有用武之地。”几天后小马驹康复了,我的调转也办成了。

        现在要想调转工作,托人花钱也未必能办成,那个年代一面之交,一句话就解决问题。我和小马驹回到连队,新调来的指导员楊鲁成就找我谈话,他把档案袋递给我说:“你在十一连干的不错,获得二次队前嘉奖,到新的连队要继续努力,不用上班了,回宿准备好,带着档案,明天派车送你去报道,”嗯嗯,我答应了二声走出连部。

        都知道档案是保秘的很重要,里面装着你的人生轨迹,也可以说装着你的命运,里边材料是本人永远不会看到,今天拿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回到宿舍认真的端祥起哪个牛皮纸做的档案袋,猜着里边的秘密,想着自己的未来,忽然发现封口处撬起一角,轻轻地一扯,竟然全开了,我想看又不敢看,斗爭了好久,也许出于好奇,决定冒险犯一次错,看看里边到底装着什么秘密,抽出所有材料,在一张个人填写的表格后面附着一份鉴定材料,看到上面写的一段文字,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把那段话牢年刻录在心灵深处,终生难忘,上面这样写:经组织调查,该学生的父亲是历史反革命,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畏罪自杀,又被定性为现行反革命,该学生不能与其双反革命的父亲划清界限,顽固站在反动老子一边,不积极参加运动,在复课闹革命阶段表现不好。看完我什么都明白了,也什么都不埋怨了,我的命运真的就掌握在这小小的档案袋里。我愤怒了,我要自我救赎,冒险赌一把,拔掉那把暗中插进我心脏的软刀子,撤出那份材料后,又重新封好了口,把档案袋压在行李下面…

        太阳还是那个太阳,今天感觉特别明亮,我捆绑好行李,把随身携带的杂物,都装进用一个旧风箱改装成的长方形箱子里,手里只拿着那个档案袋,坐在宿舍等车来送我走,高班长派来肖洪邦赶马车来了,阮建荣来送我,帮我把行李和木箱子抬上马车,目送我上了萝北道,离开了生活四年的十一连,离开了朝夕陪伴我成长的烟筒山,说不出心里是高兴还是难受,鼻子一酸眼泪险些掉下来,响亮的鞭声,驱赶三匹枣红马拉着车迅跑,欢快的马蹄,唱着一路的酸甜苦辣,我不时回头张望,看见微笑的烟筒山挥手和我道别,四年间结识的人,发生的事都浮现眼前,萧瑟的秋风呜咽着为我送行,远去的阵阵蹄声,踏碎了我疼痛的心……

        作者

        主播

        远方诗歌文化传媒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天天手机免费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