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毛主席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2022-01-18  艺林话史   |  转藏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一、龙云献图

        四渡赤水之后,毛主席指挥红军做出东渡清水江,准备与湘西红2、6军团会师的态势,继续调动老蒋各路大军往东驰援,最关键是调出了挡在红军西进金沙道路上的滇军孙渡3个旅。

        如上图所示,毛主席一看调敌目的已经达到,就命令红军从贵阳、龙里之间穿插而过,一路向西,朝着云南方向急进。

        这样,经过毛主席“声东击西”这么一调动,一个绝好的机会就出现在红军面前。

        1、我红军主力一、三、五军团,中央纵队,均已进入云南,

        2、老蒋的国民党中央军,滇军孙渡的三个旅,目前还在贵阳东面的清水江一带蒙灯转向。

        3、云南王龙云瞬间感觉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就把除孙渡外滇军主力全部调往昆明守卫,他们既要防止红军南下打昆明,又要防止老蒋顺手牵羊占昆明。

        因此,现在整个云南东北部都处于敌人兵力空虚状态,而在那里有一条大江——叫金沙江。金沙江就是长江上游,从发源地到宜宾一段叫金沙江,过了宜宾才叫长江。

        渡过金沙江以后便可进入四川境内,随后一路北上,即可实现同红四方面军的会师。

        恰逢此时,长征以来一路转战的红军可能感动了上天,老天爷也想助红军一臂之力。

        此时的周公恩来带领着警卫团正走在云南曲靖县的公路上,他们突然发现滇军的三辆卡车迎头驶来,车走得并不快,看样子拉了不少货物,这三辆卡车也没有部队护送。

        周公一看,太好了,既然是老天爷送上门的,哪有不取的道理。

        于是命令警卫团立即袭击这三辆卡车,打开一看是一个大惊喜:车里有十箱名贵的云南白药、大量普洱茶和整车的宣威火腿,还有十张精确到万分之一的云南作战地图。

        经过对护送人员的盘问,得知这是龙云准备送给即将进入云南的中央军薛岳的礼物,为了保住自家地盘不被老蒋吞并,龙云希望通过这份厚礼把中央军挡在昆明城外。

        这些礼物对此时的红军来说,真是雪中送炭,有了云南白药,广大伤员就能得到及时治疗。最重要的是地图,有了地图,就为后面巧渡金沙江创造了更有利的条件。

        周公非常高兴,风趣说:三国时刘备入川,是张松献图,这次红军入滇,则是龙云献图。所以历史上也把这次事件称为——龙云献图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红军位置

        二、渡江的两种意见

        如上图所示,当时红军主力已经穿过云南沾益和曲靖之间的公路,进入到寻甸一带,而周公率领的警卫团是负责殿后的,从地图上显示,这里距离北边的金沙江渡口和西边的昆明路程是差不多的。

        这时候我们年轻的林彪军团长就建议了:我们应该迅速北上,占领东川,然后渡过金沙江。

        毛主席否决了这个建议,认为不应该直接全军北上,而应该派出一部分兵力先佯攻昆明,其余大部北出金沙江。

        这两种意见其实是战略家和战术家对同一个问题不同角度的思考。

        林彪的建议很简单,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走直路,不要走弯路。”

        前一篇介绍四渡赤水的文已经介绍过了,从一渡赤水以来,林彪的红一军团就是红军的开路先锋,不管是一渡赤水时的进攻赤水,试攻叙永,还是二渡赤水后的鏖战吴奇伟,到四渡赤水后的一路急行军,都是林彪红一军团在打头阵。

        长时间的急速行军,长时间的高强度作战,让一军团广大官兵疲惫不堪。而人的精力和体能是有限的,在这过程中,就出现了因为极度疲劳倒下去再也没有起来的战士。

        林彪从战术角度这么建议,可以免去红军很多不必要的消耗,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从战略角度考虑的话,这个建议就有点一厢情愿了。

        当时情况是,四渡赤水后,老蒋中央军主力和滇军孙渡部被红军甩开也就三到五天的路程,而我红军绕那么一个大圈子来北渡金沙江的意图是明显的,此时身在贵阳的老蒋已经猜到了,不过此时他正忙着收拾王家烈了。

        如果我们赶到金沙江后,不能在这三到五天时间里顺利渡过金沙江,那么结果就被尾追而来的中央军正好半渡而击之。

        这时并不能确定金沙江渡口是什么情况,是否有渡船?水流急不急?好不好架桥?

        还有就是对岸的川军刘文辉部到底有多少守卫部队,我军是否能顺利抢占渡口?

        这些不确定因素只要一个出问题,后果就会非常严重。

        此时的红军容错率是极低的,所以毛主席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他必须采取一个“声东击西”的办法,来为红军渡河赢得更多的时间平稳渡过金沙江。

        说到这,有人就有疑问了?不对啊,林彪用兵可是一向以谨慎稳重为名的,比如后面的辽沈战役,坐拥百万大军的林彪在战前那可是思前想后,顾虑重重,就是拿不定夺锦州,关闭东北大门的决策,以至让毛主席苦口婆心不断电报催促,怎么现在这点兵力反而着急冒进了?

        其实这也好理解,此时的林彪多大?27岁,用毛主席的话说:“你还是个娃娃”。在整个长征中,林彪绝对是我军的一员悍将,整个长征基本都是林彪一军团和彭老总三军团过关斩将的,但他毕竟还年轻,作战经历和军事素养肯定不如辽沈战役时深厚。

        此时的林彪也不是统帅级人物,只是作为开路先锋的战将考虑问题,沉稳谨慎的军事作风还没有养成。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长征时的林彪

        三、蒋介石与地方军阀的明争暗斗

        此时毛主席的意见是:派出红军一部伪装成主力佯攻昆明,其余红军主力从元谋一带北上渡江,佯攻昆明的部队完成调动敌人的任务后,再迅速北上渡江。

        毛主席这个“声东击西”的策略是十分高明的,比平时我军用的“声东击西”策略要高明得多,因为他已经上升到“心理战”的战略层面,对蒋介石、龙云之间那种微妙心理和矛盾的观察的是洞若观火。

        前面不是说过,在我军准备渡过金沙江时,老蒋正在贵阳收拾王家烈了吗?那他是怎么收拾王家烈的呢?可以用卑鄙无耻来形容。

        老蒋把王家烈叫来,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鉴于他在围剿红军方面的“优异表现”,给他两个选择:要么辞去军职,转任贵州省主席,要么辞去省主席,转任军长。

        王家烈选择了担任军长这个选项。老蒋一看,好啊,选得好,随即他让担任贵州省主席的亲信吴忠信卡了王家烈的军饷。随后让亲信煽动王家烈的下属“闹饷”,在老蒋的怂恿下,王家烈的士兵有恃无恐,联合起来当着老王的面骂:“你再不发饷,我们就抠你的屁股!”

        这下,王家烈彻底崩溃了,今后这兵还带不带了,但让他崩溃的还在后头。老蒋一看既然你现在里外不是人了,那就别在贵州做人了。老蒋想了一个赶走王家烈的办法。

        此时,少帅张学良不知那股抽风,由武汉坐飞机到贵阳来见老蒋,在与老蒋、王家烈一道吃过午饭以后,少帅又准备起身回武汉。天啊,千里迢迢坐上飞机过来就是为了和老蒋吃顿饭,王家烈有点懵逼了。

        紧接着,临上飞机时,张少帅忽然问前来送行的王家烈:“绍武兄,你坐过飞机没有?”王家烈笑着说:“不怕你见笑,我还真没坐过呢。”张学良说:“那你上我的飞机,咱在贵阳上空绕一个圈子如何?”

        于是,王家烈兴高采烈地上了张学良的飞机,张少帅一看王家烈上钩了,就亲自驾机在贵阳上空飞了一周,然后拼了命撒丫子向东北飞去。王家烈看到飞机老不降落,正一脸苦逼的时候,张学良从口袋里取出蒋介石的命令给王家烈看。

        这命令的大意是免去王家烈二十五军军长职务,调军事参议院给个参议一边凉快去。王家烈看了命令以后,如五雷轰顶,知道是上当了,但已无可奈何。

        从这个故事,我们也可以看到,为什么不管是两广的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还是四川的刘湘,刘文辉什么的,都是拼了命的拒绝老蒋中央军进入他们的地盘,因为老蒋对付他们的手段是没有底限的,暴力恫吓,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

        王家烈的一番“悲壮”经历让龙云脊背发凉,也让他对老蒋充满深深的恐惧。

        从龙云的角度去看,自己可不像李宗仁,白崇禧、冯玉祥、阎老西四大巨头们那么硬气,敢和老蒋来场中原大战。自己的实力也比王家烈强不到哪去,他此时并不想将红军消灭在云南境内,因为他不想和红军硬拼,虚耗自己的实力。

        更为关键的是,一旦龙云和红军打起来,那么老蒋手下那支薛岳中央军,就会趁机进入云南要了他的老命,那他就会沦为同王家烈一样的命运。

        而老蒋一向是卑鄙无下限的,现在自己孙渡部三个旅正跟薛岳中央军整天厮混在一起,谁能担保老蒋不会暗中拉拢孙渡,最后一起调转枪口来对付自己呢?而事实上,老蒋也确实在使用各种手段拉拢孙渡,准备打击龙云。

        因此,一旦红军开始进攻昆明,那么龙云就有了借口,把孙渡部三个旅全部调回来保卫昆明。所以,从龙云的角度看,不管红军进攻昆明是真是假,他都必须要将所有滇军调往昆明。

        而从老蒋的角度去看,也很有意思。

        如果红军进攻昆明是真,那他正好有理由让薛岳中央军主力一并进入云南,先让龙云的滇军和红军拼个你死我活,中央军坐山观虎斗。

        最后等你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我再临门一脚,在消灭红军的同时,伺机吞掉龙云的地盘。而且,此时的王家烈一定很寂寞忧伤,顺便让龙云和王家烈作伴去。

        如果红军进攻昆明是假,那也不打紧,他正好可以找个借口,派薛岳中央军主力去昆明一探虚实,说不定就和抢占贵阳一样,把昆明也给抢占了。另外再给龙云安上一个“谎报军情、剿匪不力”的罪名,还是让他陪王家烈作伴去。

        总而言之,老蒋是怎么算都不会吃亏的。

        这就是毛主席心理战的客观基础,我只要我下了这一步棋,就一定能把你们调往昆明,就跟当初四渡赤水后,红军扬言要进攻贵阳是一个道理,不管是真是假,都一定能够调动敌人。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四、佯攻昆明

        好了,既然要佯攻昆明,那被毛主席安排执行这个计划的,恰巧就是林彪同学。

        这一计划执行得比较顺利,林彪他们在占领昆明附近的崇明县的时候,换上之前从国民党战俘那里得来的军服,摇身一变成“中央军”进入崇明县。

        云南地处偏远,那里的地主豪绅孤陋寡闻没见过中央军,也没识别出来,不但酒肉相待,还把之前筹集的军款、军粮都拿出来讨好这支“中央军”,等到大家吃饱喝足以后,才高喊一声:“我们是红军”。

        红军就这样占领了崇明县城,随后就向昆明进军。

        那么,红一军团的仰攻昆明,老蒋和龙云真识别不出真假吗?吃了那么多亏,也不长记性?其实,正如前面对老蒋和龙云心理的分析,识不识破并不要紧,不影响这一“声东击西”的效果。

        况且,一路上,林彪又上演了一出“瞒天过海”的妙计:

        一,打开这里的兵站仓库,给自己军队作了补充以后,把余下的粮食、布匹、盐巴等分给了当地的百姓,而且大张旗鼓地打土豪。

        二,四处张贴标语,高喊口号:“打进昆明城”、“活捉云南王”、“打倒龙云”、“占领昆明”。

        三,将红军伪装成老百姓,四处散播“谣言”,说龙云已经被红军抓住了。

        四,在接近昆明的郊区,组织当地农民制造攻城的云梯。

        这样一来,老蒋和龙云,都不敢完全确定红军进攻昆明是真是假。

        龙云开始不断地催促孙渡部加快回援速度,而老蒋也颇显君子风度,十分关心的给龙云发去了封电报:“为完成剿匪大业,我薛岳部将会配合龙云兄,一起守卫昆明,围剿赤匪,并已电令伯陵(薛岳)前进,一切遵兄命而行矣。”

        电报的意思是,我派来的薛岳是来配合和保护你的,不是想来吃掉你的。

        老蒋这封“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电报把龙云吓得不轻。

        龙云已然吸取了王家烈被老蒋搞掉的教训,所以当薛岳领着国民党军到达昆明城下的时候,龙云一点都没跟薛岳客气:“伯陵兄,一路辛苦,进来休息吧,但为避免发生擦枪走火的误会,就劳烦弟兄们在城外宿营吧”,把薛岳的大军堵在了昆明城外。

        五、金沙江南岸红军和国军的布防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金沙江渡口

        就在龙云和老蒋、薛岳玩心思的时候,林彪率领红一军团立刻转兵向北,开始朝着金沙江急速进军。

        我军是从南往北而来,整体处于金沙江中间南面的位置。其中红五军团主力掩护中央纵队居中,林彪红一军团主力居西,彭德怀红三军团主力居东,罗炳辉红九军团作为四渡赤水后的疑兵,此刻还在贵州境内和敌军转圈圈,我们并不知道红九军团的确切位置。

        如图,金沙江的渡口从西往东,依次是仁和、龙街渡、皎平渡、洪门渡、巧家五个渡口。这五个渡口,最好过的是仁和渡口和巧家渡口,这两地地形开阔、水流平缓,容易架桥。但是距离过远,而且容易被老蒋猜到。

        那么剩下的选项就只有龙街渡、皎平渡、洪门渡,这三个渡口都处于崇山峻岭之间,水流湍急。

        因此,毛主席作出部署如下:

        红一军团由林彪率领,在完成佯攻任务后,以急行军的速度赶往西侧的龙街渡,尝试在那里渡江。

        红三军团由彭老总率领,从东侧的洪门渡尝试渡过金沙江。

        中央纵队,则由红五军团掩护并一起从居中的皎平渡渡过金沙江。

        为了确保渡江成功,中革军委在皎平渡方向上投入了最为精锐的部队——干部团。

        这次渡江计划,由总参谋长刘伯承带领干部团一起执行,有两个主要的任务:

        一,由刘伯承和干部团政委宋任穷率领一部,抢占金沙江上的皎平渡口,然后在这里架设浮桥,巩固北岸阵地,以保证中央纵队和红五军团顺利从这里渡过金沙江。

        二、由陈赓率领干部团的另外一部,先抢先渡过金沙江以后,继续往北,抢占制高点,防止红军主力在过江的时候,对面有川军前来阻击。

        我们再看看老蒋是怎么布置国军的围堵兵力的。

        老蒋收拾完王家烈后,便开始布置围堵兵力,此刻的老蒋吸取了红军强渡乌江的教训,立刻下令将沿江一带所有的渡船全部销毁,不仅如此——连“竹木片亦应严密收集或烧毁。”

        在做完这项破坏工作后,老蒋开始布置兵力: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如上图:

        东面:是红军在贵州四渡赤水时的老对手,什么周浑元纵队,吴奇伟纵队,孙渡三个旅等在红军屁股后面尾追急进。

        东北面:以收拾完王家烈后,被老蒋收编,已经转正为“中央军”的黔军,负责向金沙江的巧家渡口逼近。

        正北面:以川军刘文辉部负责防守金沙江北岸各个渡口,并烧毁一切船只、木板什么的。这是一支新对手。

        南面:以龙云除孙渡部外的滇军负责,向西北元谋、仁和前进,封锁那一带的仁和渡口。

        怎么样,还是和四渡赤水时期一样的老套路,四壁合围。

        不过,不出毛主席所料的是,老蒋果然以为红军渡河必走西面的仁和和东面的巧家渡口,在中间的龙街渡、皎平渡、洪门渡没有布置追击兵力。

        老蒋认为,这三个渡口如此险峻,即便朱毛红军真从这里渡河,有对面刘文辉的堵截就够了,也用不着派追兵了。

        但他们忽略了两点,这两点导致了围歼计划的彻底破产:

        一,老蒋过于高估了他对刘文辉的“知遇之恩”,刘文辉什么人,川军著了名的老资历军阀,老油条,还是川军老大刘湘的叔叔,他能不打折扣的执行你老蒋的命令吗?防守在金沙江沿岸的国民党民团、守卫队一定会百分百的执行烧掉船只的命令吗?

        二,他们严重的低估了红军的号召力和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力。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六、川军的“高明”布防

        金沙江北岸,是川军老军阀刘文辉的防区。此刻的刘文辉,正处于自己的人生低潮期。在前不久与自己大侄子刘湘争夺四川的争霸战中大败亏输,就在刘湘准备彻底要灭了这个年龄比自己还小的叔叔时,老蒋出面了。

        为了防止刘湘在四川一家独大,老蒋决定不能让刘文辉自生自灭,于是就委任刘文辉为准备新成立的西康省省主席,牵制刘湘,也希望念在自己对刘文辉有知遇之恩的份上,帮自己尽力围剿红军。

        但刘文辉可不是二傻子,我要是尽全力对付红军,等到和红军两败俱伤时,你中央军不是正好过来收拾残局,占我的地盘吗?因此,对于防守金沙江北岸这件事,他自己没怎么上心,而是派了两个侄子刘元璋和刘元唐去防守。

        临出发时对两侄子说,咱可就这点家当了,你们给我悠着点,要是敢把我这点家底给败光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两侄子奉命来到金沙江北岸,按照老蒋的命令烧毁了一切船只,但对于老蒋的另一条命令:“沿金沙江北岸各个渡口布防兵力,阻止红军过江”,两人就犯嘀咕了:一是金沙江防线那么长,我们就这点兵力,平铺开了哪个渡口都不够用。二是自己叔叔临走交代了,可不敢和红军拼消耗。

        二人想了个办法,在皎平渡正北方向有三个县城:会理、德昌、西昌,红军的运动战能力强,但缺乏重武器,攻坚能力不强,不如我们把主力退守这三个县城,反正红军过江后肯定要来县城打土豪获取补给,到时候我们凭着坚城固守就行了。

        于是,他们在金沙江的几个渡口只留了一些地方民团驻守,而自己的主力则退守到三个县城中。

        平心而论,刘文辉这两侄子还真不简单,知己知彼,懂得利用自己的长处克制红军的薄弱,如下图所示。

        这和太平洋战争时期困守硫磺岛的栗林忠道有点相似,如果把日军推到岛的滩头阵地防守,难免会成为美军舰炮的活靶子。于是,栗林忠道就把日军配置在了硫磺岛的纵深,依托岛内复杂的地形构筑工事,层层抵抗。结果还真就让美军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才占领硫磺岛。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川军布防

        七、中央纵队过江

        刘文辉两侄子的这一高明布防客观上帮助了红军渡江。皎平渡虽然比较险峻,但直线距离比较近,是金沙江边一个重要渡口,四川和云南两省之间的食盐、粮食、药材、皮革都大部分从这里通过。

        因此,在这个渡口之上,还有一个厘金局,是用来专门收过路商人税钱的派出机构。

        在刘伯承带领干部团赶往皎平渡的时候,心中也有些不踏实,对于渡口是否有船只,是否可以架设浮桥,他心中也没有把握,如果不能完成这个任务,红军将再一次陷入险境之中。

        直到干部团的先遣连赶到渡口,并控制了渡口上的两条船,刘伯承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原来,渡口的大部船早已被烧毁了,这两条船是金沙江的江防大队长汪保卿私自留下来的。

        但他可不是出于“革命友情”帮助红军,而是他捕捉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既然其余船只已被委员长命令烧毁了,那他留下两条船在这里不就是垄断生意了吗?所以他觉得发财的机会到了,想要捞一笔之后,再把船烧掉。

        他规定:但凡在此处渡河的,单客渡江每人收取一块大洋,挑担子的加收半块,空马过江也要加收一块,马上驮了物资的收两块。

        就在他正做他的发财美梦时,干部团先遣连赶过来了,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干部团先遣连用这两条船过了金沙江,并拔掉了他那个防守据点,俘虏了厘金局和保安队员60人,缴获了五千元白洋

        随后干部团大部人马,都通过这两条船渡过金沙江,并向北占领制高点,防止川军来袭。

        为了彻底保证北岸的安全,陈赓继续带领已经渡河的干部团,一路向北打到了会理附近的通安镇,经过激烈战斗,陈赓居然占领了通安镇。这样一来,金沙江皎平渡一带,南岸和北岸都掌握在我军的手里,渡江就安全得多了。

        可是两条船毕竟还是太少了,也不可能渡过红军那么多人。

        于是刘伯承又做了那两个船工的工作: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专门打军阀、劣绅的,再有就是只要你们能帮忙找来渡船和船工,待遇非常的优厚。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这事只要群众肯帮忙,那都不是事儿,虽然很多渡船已经被烧掉了,可是这两个船工就是有办法通过秘密渠道给红军又搞了几条渡船,还帮忙找来了汉、彝、傣、纳西等各族船工36人

        最后,一共凑齐了六条大船,一条小船,加起来就是七条船。

        六条大船中,有两条大叶子船,一次可渡60人,四条二叶子船,一次可渡40人,加上那一条小船,一个昼夜便能渡七八千人。

        为了保证渡江的严谨有序,红军规定了非常严格的渡江纪律,在很多部队还没有到达江边时,就收到了传令兵的指示,哪个部队按哪个批次渡河,安排得妥妥当当。

        每条船上,都配置一名渡江小司令,这个小司令配合船工安排战士们坐好船,只要你上了船,不管你是多大官,都得听这个小司令的,这样就保证了渡江的速度和秩序。

        中央纵队很快渡过了金沙江,而林彪的红一军团那边就不那么顺利了。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红军渡江路线

        八、巧用军阀之间矛盾,红一、红三军团最后过江

        说了中央纵队,我们再来看看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的渡河情况。

        红一军团在完成佯攻任务以后,那是片刻也不敢耽搁,以两个昼夜三百里的行军速度赶到了龙街渡口。

        但他们到了以后,才发现情况很不乐观,因为龙街渡口这里水流太急,只架起江面三分之一的浮桥,就再也无法继续架设了。

        而他们花在架桥上的时间,已经超过两天,这时国民党侦察机已经发现了他们在龙街渡,如果不能迅速过江的话,就有可能遭到敌机轰炸。偏偏龙街渡一带地势平坦,毫无遮掩。

        另一边,原本计划从洪门渡渡江的彭老总的红三军团情况也不乐观,同样是找不到船只,也架不起浮桥。

        最后中革军委命令林彪和彭老总分别率领一军团和三军团向东西对进行军,到皎平渡一带渡江。于是,刚刚急行军三百里的红一军团,顾不上休息半分,又拼命往皎平渡赶。

        说道这,有人就问了,看地图,洪门渡的红三军团离皎平渡比较近,可以尽快赶到,但龙街渡的红一军团离皎平渡可有一段距离了,吃不多130里,加上林彪刚执行完佯攻昆明的任务,耽误了一些时日,现在让他们奔袭一百多里到皎平渡,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这就涉及到巧渡金沙江的最后一场心理战了。

        原来,在老蒋获悉红军已分头到达龙街渡、洪门渡、皎平渡一带后,一面命令飞机天天侦察轰炸,一面命令薛岳、吴奇伟、周浑元奋起直追。

        在这些追兵里有一支爹不疼、娘不爱的杂牌军—万耀煌的第十二师。

        万耀煌本来是一个湖北小军阀,但由于他上面没有李宗仁、白崇禧、阎老西那样的大军阀罩着,所以他早早就向蒋介石拜了码头,成了老蒋嫡系中的非嫡系,其身份定位类似于淮海战役时期的黄百韬。

        由于老蒋每次都想拿他当炮灰,冲在最前面,所以他与老蒋之间也有矛盾,他为了保存实力,是既怕老蒋以追击不力的借口吞并他的部队,又怕孤军深入被红军给收拾了。

        怀着这种矛盾心里的万耀煌这次也被安排在最前头,在其赶往皎平渡的先头部队遭到董振堂红五军团三十七团痛击后,他便构筑工事固守不出。

        5月4日,老蒋严令各纵队加速追堵,“否则以纵匪论罪。”但是当晚,万耀煌致电老蒋却谎报军情:明明自己已经遭到红五军团的痛击,却对老蒋说在前进方向上尚未发现红军任何行迹,决定在原地休整一天。

        5月5日晚,老万又继续向老蒋谎报:经过一天侦察,前方仍未发现共军,准备率部队原路返回,协同友军从其它方向“围剿”红军。发报后,老万就迅速命令部队后撤。

        老万的瞎话编得让老蒋莫名的愤怒,明明自己的侦察机看到红军确实已经从皎平渡渡河了,你万耀煌却跟我在这打马虎眼。

        老蒋命令他必须向皎平渡全力“追剿”红军,如再违令,将按军事从事。这样,万耀煌开始慢悠悠地向前推进。

        关键是万耀煌和老蒋一来一回的电报又让军委二局截获了,差点把毛主席,周公他们气笑了。于是,毛主席当机立断,命令一、三军团也速来皎平渡过江。

        毛主席还对作战参谋们风趣地说:“你们看,龙云的部队被我们调到贵州去了,现在万耀煌的十三师又要听我们指挥了。你们知道三国时代诸葛亮借东风的故事吗?我们现在借用老蒋与万耀煌的矛盾,把主力部队调到这里来过江,将来也让后人写段故事吧!

        巧渡金沙江背后的博弈,中央红军长征时期精彩的心理战

        于是,从五月四日开始,金沙江的皎平渡口喧闹异常,数万红军聚集在这个峡谷之中,从容而有序的乘船摆渡。

        由于红三军团离得皎平渡近,所以,早早到达并渡过皎平渡的红三军团战士们,在渡河之后开始奉命往西行军,以防止有川军从西面过来。

        结果在金沙江的北岸,向西而行的红三军团正好隔江看见了从金沙江南岸自东而行的红一军团战士们。自从红一军团执行佯攻昆明的任务后,他们就和战友失去联系,现在看到一军团的战友历经转战而安然无恙,他们分外激动。

        他们高喊自己的战友,让他们迅速赶往皎平渡渡江。已经连续行军,不停挑战人类生理极限的红一军团,看到隔江对岸的战友,那一刻,只感觉就是再远的路途,他们也必将迎来属于他们的胜利。

        为了保证赶往皎平渡的红三军团和红一军团全部顺利渡江,这边执行后卫阻击任务的董振堂红五军团,一开始被要求阻敌三天三夜,之后又改成六天六夜,最后,毛主席要求红五军团阻敌持续九天九夜。

        直到红一、红三军团全部渡河以后,红五军团才撤出阵地,开始赶往皎平渡。

        五月九日晚,最后完成后卫任务的红五军团也全部渡过金沙江。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天天手机免费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