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读译《德道经·德经》第二十二章(帛书本)

        2018-01-10  liuhuirong   |  转藏
           

         

        原文:

        治人事天,莫若啬。夫唯啬,是以蚤服;蚤服胃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莫知其极,可以有国;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也

         

        注释:

           治人事天,莫若啬:“治”:治理,管理,统治。此处义为对人的治理,管理。“事”:侍奉,服侍。此处义即在天命观的时代,对天老爷的礼敬,祭奠,尊奉。“啬”甲骨文形,有如上为一株禾谷,下似屋样仓库。本义用仓库储存粮食,此处义爱惜,吝惜。《说文》:“啬,爱濇也。”《礼记·夏小正》:“王狩,啬人不从。”《韩非子·解老》:“少费谓之啬。”《吕氏春秋·先己》:“凡事之本,必先治身,啬其大宝。”“治人事天,莫若啬”义即不论是管理治理人,还是礼敬侍奉老天爷,都不如像吝啬一样爱惜财物,俭省人力。

           夫唯啬,是以蚤服:“蚤”:甲骨文形,如向上跳起的虫。本义为跳蚤,此处义同“早”,事先,时间在前面。《国语·周语》:“若皆蚤世犹可。”《国语·越语》:“蚤晏无失,必顺天道。”《诗·豳风·七月》:“四之日其蚤。”《汉书·刘向传》:“不可不蚤虑。”“服”:甲骨文形,左如“井”形刑具,中如左向跪人,右为手推人就范。本义强使人降服,此处义认知而信服,承担,负责。《说文》:“服,用也。”《孟子·梁惠王上》:“以一服八。”《书·盘庚上》:“若农服田力穑。”《墨子·尚贤》:“以德就利,以官服事。”《管子·权修》:“上身服以先之。”《战国策·燕策》:“此古服道致士之法也。”“夫唯啬,是谓蚤服”义即这只有像吝啬一样爱惜财物,俭省人力,才是所谓的事先认知,提前承担,负责。

           蚤服胃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重”:本义厚重,此处义看重,重要而重视,尊崇。《增韵》:“轻之对也。”《战国策·秦策》:“重而使之。”《礼记·缁衣》:“臣仪行不重辞。”《礼记·祭统》:“所以明周公之德,而又重其国也。”“积”:本义聚储谷物,此处义集聚,汇集。《说文》:“积,聚也。”《增韵》:“积,累也。”《荀子·解蔽》:“私其所积,唯恐闻其恶也。”《荀子·劝学》:“积土成山,风雨兴焉。”“德”:指《德道经》所主张和倡导的正道求得的德行。“克”:甲骨文形,上如张着变形的口向上,又上加一似雨滴的点,下如扭曲变形的人身。说为刑人以祭祀,“剋”的先字。此处义为战胜,克服。《玉篇》:“克,胜也。”《诗·大雅·桑柔》:“后稷不克,上帝不临。”《左传·僖公四年》:“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左传·隐公元年》:“郑伯克段于鄢。”“蚤服谓之重积德,重积德则无不克”义即预先、提早认识并施行承担负责,就是所谓的重视、尊崇去集聚正道求得的德行。重视尊崇且集聚、汇聚正道求得的德行,那就凡事没有不可战胜的,没有不可克服的。

           无不克则莫知其极:“极”:甲骨文形,在象征天地的“二”中一立地顶天的人。本义屋的正梁,此处义最高,终极。“无极”即无限。《说文》:“极,栋也。”《庄子·则阳》:“有夫妻臣妾登极。”《荀子·成相》:“务本节用财无极。”《吕氏春秋·制乐》:“圣人所独见,众人焉知其极。”“无不克则莫知其极”义即没有不可战胜克服的,就不知道他所能达到的最高最终的界限。

           莫知其极,可以有国:“有”:此处指拥有管理统治的权力。“国”:此处指邦国,有独立行政体系的地域。“莫知其极,可以有国”义即这样德行高极,前途无限,就可以拥有和治理统治一个国家、地域。

           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母”:此处义根本,本钱。《说文》:“从女,象怀子形。”《广雅》:“母,牧也,言育养子也。”《庄子·大宗师》:“伏羲得之,以为气母。”《书·泰誓》:“惟天地,万物父母。”“有国之母,可以长久”义即拥有治理统治国家的根本,就可以长期持久。

           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也:“深”:此处义扎深根须加深基础。“柢”:本义根,此处又义根本,基础。《说文》:“根也。”《尔雅》:“柢,本也。”《韩非子·解老》:“柢也者,本之所以建生也。”“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也”义即这就是所谓加深根基,坚固根本,使长期生存的永久的看得见的道理和途径。

         

        今译:

        无论是治理和统治人,还是礼敬和奉祭老天爷,都不如像吝啬那样简省而爱惜财物。只有这样的吝啬和简省,才是可以说是预先感悟,有所认识而及早承担、负起责任的行为。这样预先认识,及早承担,负起责任,就是所说的尊崇和重视集聚正道求德的德行;能够尊崇和重视集聚正道求得的德行,就所向没有不能战胜和克服的;所向没有不能战胜和克服的,其能量和前途就不能预知极限;这样不能预知极限的,就可以拥有管理和统治的国家、地域;有了管理和统治国家、地域的像母体一样的根本,才可以长治和久安。这个“啬”,就是所说的加深根本坚固基础,使长期生存的,永久看得见的道理和途径。

         

        杂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天天手机免费在线观看